大谷未涉及非法运动下注仅是协助司法调查的受害者| 运动专栏| 运动

大谷未涉及非法运动下注仅是协助司法调查的受害者| 运动专栏| 运动

17浏览次
文章内容:
大谷未涉及非法运动下注仅是协助司法调查的受害者| 运动专栏| 运动
大谷未涉及非法运动下注仅是协助司法调查的受害者| 运动专栏| 运动

从天之骄子跌落云端成非法运动博彩的关系人,大谷翔平近来际遇如云霄飞车般起伏,全美也因此新闻沸沸扬扬地炸锅。由于大谷本人个性低调、事发后未公开说明,加上涉案的翻译水原一平证词反覆,各类谣言与阴谋论四起,目前大联盟已派专案小组介入,今年职棒开季气氛颇不寻常,假设调查侦结对大谷翔平不利,后面进展难以想像。

目前为止,读者所了解的部分与我大致相仿,主要是案件爆发至今,水原一平、大谷翔平和经纪团队均三缄其口,所有资讯均是透过体育频道ESPN、洛杉矶时报拼凑而成,日本媒体亦大举出击赴美,主动敲打大谷经纪人巴列罗(Nez Balelo)公司的门,也吃了闭门羹。因此,除零碎事件描述、法律专家和名人的推理,各界均在真相圈外徘徊,我人住在加州洛杉矶,现就手上有的资讯一一厘清,包括为何有FBI、IRS、 MLB这么多单位参与。

先还原过程,当初是FBI联邦调查局查缉非法组头波以尔(Mathew Bowyer)时,发现洛杉矶道奇队巨星大谷翔平的名字赫然出现名单内。之后,翻译水原一平坦承自己从事运动博彩,由于积欠赌债越滚越大,只好开口求援,遂出现大谷翔平的钱汇入组头帐户一事。只是,案情随着水原前后证词不一、大谷委任的布瑞特勒法律事务所(Berk Brettler LLP)提告水原一平「大规模窃取金钱」而失控。曾任联邦检察官、现于律师事务所工作的伊夫拉(Jeff Ifrah)说:「事件肇因于律师提告大规模盗窃,促使大谷翔平得出面配合联邦调查局厘清案情,这牵涉到水原一平是否撒谎,大谷翔平是否因被窃大量金钱而成为受害者。」

可以確定的是,大谷翔平(圖)並未因涉及非法運動博彩而遭到禁賽,聯邦調查局是在查緝另一起案件中發現他的名字,同時大谷的律師團隊也同時提告水原剽竊金錢,相關單位查緝焦點是水原到底有沒有說謊,進而釐清大谷涉案的程度。 美聯社
可以确定的是,大谷翔平(图)并未因涉及非法运动博彩而遭到禁赛,联邦调查局是在查缉另一起案件中发现他的名字,同时大谷的律师团队也同时提告水原剽窃金钱,相关单位查缉焦点是水原到底有没有说谎,进而厘清大谷涉案的程度。 美联社

因此,我要强调传闻大谷翔平是背后黑手、被抓包非法下注、逼水原一平出面顶包是空穴来风。与此同时,联邦调查局介入是查组头、不是查大谷翔平或水原一平。至于大联盟调查,则是了解全案有无球员、翻译人员在与个人相关的球赛下注,假设调查属实就是犯罪。维拉诺瓦大学穆拉德运动法研究中心(Moorad Center for the Study of Sports Law)的执行主任布兰特(Andrew Brandt)评论:「这和涉案人是不是大谷翔平无关,洛杉矶道奇队解雇水原一平也无法平息,调查单位必须彻查到底。」可确定的是,大谷翔平和水原一平还没被起诉,包括是否在棒球项目非法下注。

然而这事之所以非同小可,除了攸关道奇队未来10年7亿美元的投资,还涉及整个联盟形象,所以会从大谷的律师提告剽窃大笔金钱、道奇队开除翻译水原,进阶到新闻瞩目,糟糕的是水原一平的话前后矛盾,而且新闻炸开后神隐。除了面对FBI、MLB调查之外,如今还有IRS国税局跟进,发言人维拉德(Scott Villiard)证实水原一平和波以尔(Mathew Bowyer)正在洛杉矶接受刑事调查,主要是非法赌博属于联邦罪(Federal crime),所以纳入联邦政府管辖,通常由联邦检察官起诉,案件会在联邦法院审理。要知道,联邦罪的罚则严厉,而且参与的调查更深入,犯行确凿将面临严重后果。

我在此提醒,大谷翔平人在道奇队里参与训练,他不是以涉案人被逮捕调查,美国是无罪推定原则,即除非调查单位证明有罪,否则被告是视为无罪,所以各界不要妄加揣测。要说大谷涉案的程度,就是布瑞特勒法律事务所的书面声明所提:「回应最近媒体的询问,我们发现大谷翔平是这起大规模金钱窃盗的受害者,全案正移交当局处理。」至于下注组头波以尔的辩护律师贝斯(Diane Bass)亦证实,波以尔从未与大谷翔平有过互动。

美国的侦办行动规划缜密,相关单位深知可与媒体侃侃而谈案情的时机点,所以这时任你怎么挖,也不会有任何结果。举例来说,联邦检察官办公室就拒绝对大谷翔平涉案置评,无论登门的是美国主流或是日本媒体。新闻提到,将个人资金转汇非法博彩组头,可能涉嫌协助和勾结犯罪组织、电信诈欺或洗钱的法律问题并没错,这也是为何大谷委任律师提告大额金钱剽窃,目的也是就此切割当事人和波以尔的关系。

卸任的联邦检察官、现任律师的韦恩斯坦(David Weinstein)透过媒体发表看法,大谷翔平和他的律师团,应该开始搜集证明水原一平盗窃的证据。下一步,是配合调查单位提供记录,证明水原一平的犯行属实。至于被告水原一平,得对被指控部分和他的辩护律师制订策略,包括证明大谷翔平的确知道自己赌博欠债、承诺协助偿债,以摆脱窃盗这项指控。韦恩斯坦说:「现在已经没有友谊成分,每个人纯粹都是为自己着想。」届时,电汇交易的记录、银行往来资料均会摊开接受查询。

伊夫拉谈此案,指回顾历史高薪职业运动员被自己人或财务顾问背叛时有所闻,他说:「我们接过很多职业运动员意外陷入财务困境的求助委托,主要是因为某人经手帐户而淘空里面的资产。」他说,若自己是此案检察官会询问水原一平对大谷翔平的银行帐户有多大的权限,这应该就能解释大谷翔平或他的财务顾问是否知情。佛罗里达州的运动博彩领域律师沃拉赫(Daniel Wallach)认为,帐户瞬间消失数百万美元,照理说管理大谷翔平资产的人不可能不知道,理应在媒体曝光前就得到解决。

诸多矛盾迫使大联盟官方别无选择,得顺应时势展开内部调查,尽早获得完整的资讯以免案情如雪球越滚越大,影响到大谷翔平的出赛权利,尤其舆论天平正因模糊的案情开始侧倾。球员是否接受处罚,是联盟委员会决定,将大谷翔平停赛或罚款可能是痛苦的裁定结果,但如果不查清楚很难杜绝悠悠之口。道奇队方面是三缄其口,球队总裁卡斯坦(Stan Kasten)表示:「我们现在不会再说什么。」相信我!联盟与道奇队比你我更迫切知道真相,在调查报告出炉前,我们还是专注大联盟开季踏实一些。

分类:

电子游戏

标签:

评估:

    留言

    热门